追蹤
文怡——龜星人慢爬
關於部落格
文怡,史上爬格最慢的龜星人,歡迎陪我一起爬到天荒地老
  • 466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中共
氣炸鍋
半自動義式咖啡機
客房
生活規律
麵包機
修心
卡路里
肌肉
閱讀
瑜伽
運動
香港
反送中
熬夜
消費
編劇
現實
台灣
創作

笨蕉與笨我

文字包含三部分:形、音、義,懂得如何書寫字形、發出讀音和理解意義等三方面,才算是懂一個字。在日常聊天,我們單憑聽到讀音,組織出意義,達到溝通的目的。由此可以說,文字符號之所以需要存在,是在人無法面對面溝通的時候。 倘若我不是打算給笨蕉寫一篇文章,笨蕉的蕉是招還是蕉,根本不重要,因為每次聽到笨蕉這兩個音,老闆娘和我都知道,那是一隻貓的名字。 笨蕉的蕉字,我只會想到兩個可能性──蕉或招。事實上,蕉的同音字有焦、礁、招、朝等,但若要搭配笨字,笨乃形容詞,後面接名詞的機會最大。朝是早上的意思,配笨字並不恰當;礁是礁石的意思,情況跟朝字相同。至於焦字,是被火燒成焦物,或傷口結成焦,兩者皆不適合配上笨字。最後,只剩下招字和蕉字。招可解作招式,笨拙的招式,解釋合理;至於笨蕉,是港式用法,意思跟笨蛋類似。 替動物改名字,不像人名那麼麻煩,要顧慮意義和諧音。中學時,有同學姓江,名玉珠。於是,被起花名豬肉乾;又一位男同學姓甘,名新偉,花名自然是女性月事用品。 從小花貓的名字笨蕉想出一大堆問題,只因在批改學生交來的錯別字專題報告。可愛的孩子們對文字相當推崇,該如何教導他們,文字符號的不足之處呢?德里達的解構主義,我還沒機會深入研讀。自身不足,何以教導下一代? 笨蕉不是茶餐廳的小花貓,笨的是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