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文怡——龜星人慢爬
關於部落格
文怡,史上爬格最慢的龜星人,歡迎陪我一起爬到天荒地老
  • 46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水耕種植器
海豚記事本
台灣
粵劇
斷捨離
Show
食肆
嫩模
格子襯衫
拼圖
智能手機
閱讀
性教育
教育制度
中醫
上司
嗓音
部落格
哥哥
創作

詭異的發展樣式

每一個字都是獨一無二的,並沒有任何兩個字存在著完完全全的替代關係,沒有任何一個字可以百分之百重疊在另一個字上頭,因為每一個字都有它的不同造型長相,不同的起源,以及最重要的,在長時間中的不同遭遇。這不可能相同的歷史遭遇,給予了每個字不可能相同的記憶刻痕,不可能相同的溫度、色澤和意義層次。 唐諾《文字的故事》(頁10) 把發明文字的榮光連帶所有疑問全數堆到一個人(倉頡)身上,這當然不會是真的,今天,我們一般傾向於相信,文字是在長段時間中逐步演變發展成的,不管它是起源於結繩或刻痕的記憶,或是在行之更久遠的語言和圖繪之間緩緩找出穩定的意義關聯,都牽動著眾多的人,這些人所分居的眾多地點,以及因此不可免的諸多時間,絕非一時一地一人的事。 唐諾《文字的故事》(頁14) 我們常說甲骨文是中國所發現最早的文字,大致的時間是距今三千年到三千五百年的晚商時期,但甲骨文卻不會是最早期的文字,事實上,它相當成熟,不論就文字的造型、文字的記叙結構來看都是這樣,更具說服力的是,形聲字在甲骨文中所佔的比例意義--形聲字是中文造字的最進步階段,讓大量的、快速的造字成為可能(這我們往下還有機會談),於是,聰明的文字學者遂把形聲字當文字的碳同位素般做為時間檢視的標的,有人估出,在已可辨識的一千多個甲骨文中,形聲字的比率已接近百分之三十了,這毫無疑義說明甲骨文已昂然進入造字成熟的晚期階段了。 唐諾《文字的故事》(頁15-16) 如此詭異的發展樣式,似乎一直是古生物史、古人類史乃至於考古學常出現的發展圖像:一、很奇怪,在最最關鍵之處之時的環節,不知為什麼總是失落;二、更奇怪,這最最關鍵處的「跳躍」,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擠在一段極短極窄的時間之中。 彷彿,人類一直異於禽獸幾稀的默默遊蕩在廣漠的大地之上,達幾百萬年之久,然後,忽然只花幾千年時間就什麼都會了,會使用文字記錄自己已發了幾百萬年的聲音,會使用數學抽象的計算看了幾百萬年的腳下大地和頭上星體甚至不為什麼明白而立即的需要,會用物理學的角度重新看待他們已相處相安幾百萬年再熟悉不過的事物而覺得興味盎然,會使用圓形的、只一點接觸的轉輪來製陶(陶,美麗的象形字),汲取井水(彔,即轆轤,另一個美麗的象形字),用於車子,學會織布,還開始一陣胡思亂想,想一些根本不急但又自認為茲事體大的東西。 這像個奇蹟,就像我們前面說過的,法國了不起的人類學者李維-史陀也這麼說過,稱之為「新石器時代的矛盾」--如果要在這全面啟動的神秘現象中找出一個最關鍵的因素,我個人直覺的會把文字的發生和發展當最可能的候選人。我們可以想像,文字如同明礬,它讓有聲的語言以及無聲的思索和想像可能沉澱下來,有了文字,人類的思維和表述便掙脫開時間的距離,人的靈感、發現和發明,以及更重要的,人的困惑(也就是持續思考的最重要根源),可以更不孤獨,有著更穩固更持續更綿密對話的可能;還有,它讓人抽象的長時間思維,從此有了中途的歇腳反思之處,有了可回溯修補的航標,從而,思維得到整補,可放心大膽的再往前走、再深入,一再越過原有的邊界,而不虞迷失回不了頭。 粗魯點來說,有了文字,人類於是得到了一種全新而且全面的保存形式,可以把記憶、對話、思維置放於一己的身體之外,這個新的儲存倉庫比我們的身體更耐久,因此不會隨我們失憶、老去以及死亡而跟著灰飛煙滅。 記憶、對話、思維掙脫了人的軀體而獨立存留,這當然是有風險的,用我們頂熟悉的現代語言來諣,這其實就是異化,讓人逐步喪失主體性位置的異化。 確實如此。對某些敏感容易激憤的人,尤其是崇尚素樸自然、對人類文明轟轟然線性向前始終憂心放不下的人(如老子、莊子都是這樣的人,不管他們是否真是個單一個人,莊子尤其針對這個講了不少美好的萬言,包括渾沌被鑿開七竅卻因此而死云云),總不無道理的把文字的出現和使用敵視為人的最重大異化,甚至人全面異化不回頭的開始。但同一件事溫柔點來看,這卻也是人的再一次「陌生化」,包括對相處了數百萬年已成理所當然的外在世界,包括原本「力大不能自舉」的自身,整個因熟悉而已呈現停滯重複的世界因此全面的「再新鮮化」而重新劇烈轉動,因著記憶、對話和思維位置的轉移而得到新的視野、新的圖像並賦予新的解釋。 唐諾《文字的故事》(頁16-1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