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文怡——龜星人慢爬
關於部落格
文怡,史上爬格最慢的龜星人,歡迎陪我一起爬到天荒地老
  • 466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食材
半自動義式咖啡機
客房
生活規律
麵包機
修心
卡路里
肌肉
閱讀
瑜伽
運動
香港
反送中
熬夜
消費
編劇
現實
台灣
創作

毫無所知

那些族長們、那些教授們,有無窮無盡的難處,要度過許多可怕的難關。他們所受的教育,有些方面和我受的一樣有缺陷。同樣的,也形成了他們和我同樣大的缺點。不錯,他們有金錢、有勢力,但是,他們得付出很重的代價──將一隻鷹,一隻兀鷹放在胸臆間,不停的啄撕他的肺肝--那就是佔有的本性,貪得的狂熱,這些驅遣著他們永遠無休無止的侵略別人的土地和物資;劃界、做大旗、做軍艦、製毒氣,將他們自己的生命以及子孩的生命都犧牲在這上面。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71-72) 如果硬要說哪種工作較高級較重要,現在來說比一世紀以前說,似乎更為困難。做一個送煤的好,還是做保母好;那個養大了八個孩子的打雜女工,不如一個賺十萬鎊的律師--對這世界有價值嗎?提出這樣的問題,是毫無用處的。因為沒有能夠解答。不只是打雜的女工和律師的價值每隔十年的升降不同,甚至於在目前我們也沒有尺度來加以丈量。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73) 我曾經傻里傻氣的要求我的教授,對他關於婦女的議論,拿出無可爭辯的證據來。甚至於即使一個人在此時能夠說明一種天才的價值,那種價值也會變更的;在一個世紀長的時光裡,那些價值可能會統統改變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74) 百年以後,婦女們不復是受保護的一性了。她們會順理成章的參加所有的活動與苦作,那在以前是不許她們插足的。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74) 小說是一種富於想像力的作品,並不像科學似的,如可子掉在地上般的就發生了;小說像是一面蛛網,它的尖角是黏附於人生上面。雖然也許永遠是輕輕的黏附著,幾乎是目力所不能見。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77-78) 我於是走到擺放史學書籍的書架邊,取下一本最近崔維爾炎教授(G.M. Trevelyen)著的英國歷史。在索引中我找到寫「婦女」的部分,尋到「婦女的地位」的章節,翻到指明的篇頁。「打太太」我讀了下去,「被公認為男人的權利,並且不論地位高下毫無愧色的那樣做……還有類似的情形。」這位史學家繼續寫下去,「女兒如果拒絕嫁給父母挑選的男士,就會被鎖在屋子裡,被毆打,在屋子裡被推搡著,大家把這事看得很平常。婚姻並非愛情結合,而是家族斂財之一道,尤其是在富於『騎士精神』的上流社會中,這情形更為普遍。有時候男女一方或雙方尚在襁褓中就訂婚了,還未脫保母的掌心時,就結婚了。」這大約是在一四七〇年時的情形,離詩人喬叟(Chaucer)的時代很近。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78-79) 實在,如果除了男人寫的小說以外,女子並不存在於現實中,我們還會覺得她們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呢!我們還覺得她們是千變萬化的呢;英勇的和平凡的;光耀的和卑賤的;秀美無倫的和醜陋無比的;像男子一樣偉大的,有人甚至覺得比男子更偉大。但這不過是小說中的女人。事實上,宛如崔維爾炎教授所指陳的,她是被鎖了起來,被毆打,且被在屋裡推搡得東倒西歪的。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80) 在想像中,她是最重要的;實際上,她是完全無關輕重的。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80) 這時刻倘應用這方式去推斷依莉沙白女皇時代的婦女,只有一面的說明是無法完成的;因為缺少事實的佐證,就沒有辦法去思度了。一個人對於她的詳情不知,關於她的全然真實與具體的事實也沒有。歷史上也很少提到那時的女子。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81) 我覺得最可嘆的就是對十八世紀以前的婦女,我們毫無所知。我的心中沒有一件實例可以供我去反覆思索。我在這裡納悶為什麼在依莉沙白時代婦女未曾寫過詩,而我也不能確切知道她們當時受教育的情形。她們是否被教以寫作;她們是否自己有一間起居室;有多少位婦女在二十一歲以前就生了幾個孩子。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83-84) 根據崔維爾炎教授所言,她們大概是在十五、六歲時,還沒來得及走出育兒房,不論心甘與否就給嫁出去了。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84) 按照崔維爾炎教授的說法,婦女們幾乎還未到離開育兒室的年紀就開始做工了,她們是被父母逼著去做,同時法律、習俗也使她們不得脫身。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87-88) 沒有女孩子能夠走到倫敦,站在戲院門邊,努力想辦法去見伶人經理,而不遭到橫暴,受到痛苦。那雖然可能是不合理的──因為貞操可能是由一些社團,為了不可知的理由而造出來一種「崇拜物」--但卻是無可避免的。貞操在以往,在現在,於婦女的一生中佔有宗教的重要性,於是就被神經、本能層層的包裹了起來,欲將之打開,出現於日光之下,真需要不尋常的最大勇氣了。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89) 波瑞克利斯(Pericpes)是一個受人談論最多的男子,他都說女子最大的光榮就是從不被人談論到,男人以為婦女出風頭、有名氣是最惹人厭的事。她們的本性中就有隱姓埋名的傾向。將自己深藏的願望,仍盤據她們的內心。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90) 一個生在十六世紀有很高的寫詩天分的女人,可以說是一個不幸的、自己跟自己過不去的女人。她的生活環境,她自己的天性,都和她那份詩人的心境作對,她的心境需要把腦中的靈思詩情都吐發出來。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91) 或許我們可以說,直到十八世紀,我們才發現藝術家曾經提到有關自己寫作心境的事。此事或可說是由盧梭開端。無論如何至十九世紀自我意識已發展到這種程度,文人們都慣於以懺悔錄或自傳的方式描寫他們的內心,他們的生平被叙寫出,他們歿後,手札也出版了。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91) 世界並不要求人來寫詩、小說和歷史;它並不需要這些。它並不開心福樓拜是否拈到確切的字。卡萊爾是否審慎的坐實了此一事或彼一事。自然,它並不為它不需要的東西付出代價。因而作家如濟慈、福樓拜、卡萊爾等人,特別是在富於創作力的青年時代,感受到許許多多的苦惱與沮喪。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92) 望著那些空蕩蕩的書架子,我想,對於婦女這些困難會更為可怕一些。第一,切莫說什麼清靜的、有隔音設備的,媛女要想有供自己專用的一間房間,根本就不可能。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9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