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文怡——龜星人慢爬
關於部落格
文怡,史上爬格最慢的龜星人,歡迎陪我一起爬到天荒地老
  • 46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水耕種植器
海豚記事本
台灣
粵劇
斷捨離
Show
食肆
嫩模
格子襯衫
拼圖
智能手機
閱讀
性教育
教育制度
中醫
上司
嗓音
部落格
哥哥
創作

止痛劑

我所以嘆息,是由於小說總是供應我們止痛劑,而非消毒藥,不能以火熾熾的烙印使我們瞿然而覺,卻催眠我們入於麻痺的酣眠狀態。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38-139) 這位作者瑪利在那裡改變事件預期的順序。首先她破壞了文句,如今又破壞了事件的順序。好的,她很有權利來做這兩件事,只要她這麼做不是為了破壞,而是為了創建。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40) 「克蘿依喜歡奧麗維亞……」別驚異,別臉紅。咱們私下在咱們女人堆裡承認這樣的事情有時會發生。有時候女人會喜歡上女人。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41) 但是如果這兩個女人間的感情更複雜一點,那會多麼有趣呢?我迅即憶起那些小說稗官炫赫場面中的一些女士,我想她們中間的關係未免太過單純。很多方面都被忽略,未曾有人試想加以刻劃過。我盡力的去追憶,在我讀過的作品中,有否兩個女子是好朋友。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42) 男子所能看到的又是那麼小的部分,因為他是透過黑色、粉紅色的眼鏡片看過去的,那鏡片是「性」為他加在眼睛上的。因而,或許是小說裡的女人都有點特別;美麗到極點或醜怪萬分;好得有如天人,不然就是墮落到地獄邊緣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42) 在當時的小說篇幅中,女人變得比較多方面,且較為複雜了。或許,就為了要將女人寫入作品中,才使得男作家們漸漸放棄了詩劇的形式。因為內容過於強烈激昂,很少用得著女性角色,他們以為小說可以包容很多的女性角色。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43) 文學曾將女性摒諸門外,它變得貧乏無味,殆不可計量。心不甘情不願的嫁了出去,固守小屋之中,日日做著刻板的家務事,一個戲劇怎能充分的、趣味盎然的、忠實的描畫出她們來呢?愛情才是最好的詮釋者。詩人定然得是熱情如焚或是傷心欲絕,除非他實在是「憎恨女性」,而那意味著他多半是個不能引起女性好感的人。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44) 我也充滿了好奇心的觀望著。當只有女人們相聚在一起時,男性那些閃爍多彩的光輝,未曾輝映她們,一些形象,就從未有人記載下來,有些言詞,皆未經道出,或只說了一半,而一半未曾說出。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45) 如果女子在寫作方面也有如鬚眉,生活也如同他們,外表也如同他們,那也令人覺得萬分可惜,而更無其他可以取代,因為假如說兩性不能完美的協調配合的話,世界如此之廣大,變化如此之無窮,只有單一性的人,怎麼能夠對付了它?教育之為用,豈非在於發展並加強兩性間的不同特長,而非發展其相同的長處使之齊一化嗎?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50) 那些娼妓等等,現在還仍然坐在那兒,著了粗劣的買來的現成衣衫,男作家走過必然會拍她們的肩頭。而瑪利․卡米愷呢?將會持著她的利剪,為她們將衣衫修改得稱身而合體。當機會來到,能看到那些女子的真面目,將是一種很新奇的事。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51) 如果有人把季節和日子都定得極確切,而問她在那裡──如一八六八年四月五日,或一八七五年十一月二日,她都做了些什麼,她會顯出迷茫的神情,說毫不記得了。因為她每日的生活都是千篇一律,煮飯、洗盤碗;打發孩子們去上學,然後他們離開了家,到廣大的世界上去。生活似乎什麼也未曾留下。一切都消失了。傳說與歷史不曾有一個字提到它。小說雖非有意的,卻無可避免的勢須亂編一通了。 維金尼亞․吳爾芙著 張秀亞譯《自己的房間》(頁15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