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文怡——龜星人慢爬
關於部落格
文怡,史上爬格最慢的龜星人,歡迎陪我一起爬到天荒地老
  • 46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水耕種植器
海豚記事本
台灣
粵劇
斷捨離
Show
食肆
嫩模
格子襯衫
拼圖
智能手機
閱讀
性教育
教育制度
中醫
上司
嗓音
部落格
哥哥
創作

思維

幾乎每一門學科都陸續思索自身的極限問題及其定位,只賦予自己有限的目標,構築防禦性的壁壘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01) 概念思考的如潮退卻,留下了太多的空白,它們不會因為你不處理而消失,或者應該更嚴酷來說,它們不佰不會因為我們宣告不可知、沒有明白立即的答案就從此停止折磨我們,相反的,它們只會因為我們束手無策而變得更迫切更猛烈,像死亡就是其一,概念思維從不能妥善處理死亡,死亡被認定是言語邊際之外的東西,是永恆而純粹的疑問,是我們生命之外黑暗甬道裡的事,但在我們真實人生裡,它仍高懸我們頭上,靜靜等在我們眼角餘光之處,如影隨形追躡我們的足跡,並在我們無力防禦的睡夢翩然來臨。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01-302) 卡爾維諾:「過分野心的構想在許多領域裡都遭到反對,但在文學卻不會。只有當我們立下難以估量的目標,遠超過實現的希望,文學才能繼續存活下去。只有當詩人和作家賦予自己別人不敢想像的任務,文學才得以繼續發揮功能。因為科學已經開始不信任一般說明和未經區隔、不夠專業的解答,文學的重大挑戰就是要能夠和各類知識、各種密碼羅織在一起,造成一個多樣化、多面向的世界景象。」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02-303) 假如我的確是一個詩人,我將認為生命的每時每刻都是美麗的,甚至在某些看起來並不美麗的時刻。但是最終,忘記把一切變得美麗。我們的任務,我們的責任,即是將情感、回憶、甚至對於悲傷往事的回憶,轉變為美,這就是我們的任務。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05) 我個人獨獨更鍾情於小說的是,今天詩歌可能更接近本雅明說的那樣只書寫「生命中無可比擬的事物」,小說還好,它是文學中最謙卑最體貼的一種,它距離我們普遍的生命現場最近,保留了最多生命實物素材的樣態讓我們得以交換感受,還有它所使用的語言,即巴赫金所說的「雜語」,進入我們可參與的語言稠密地帶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