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文怡——龜星人慢爬
關於部落格
文怡,史上爬格最慢的龜星人,歡迎陪我一起爬到天荒地老
  • 46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水耕種植器
海豚記事本
台灣
粵劇
斷捨離
Show
食肆
嫩模
格子襯衫
拼圖
智能手機
閱讀
性教育
教育制度
中醫
上司
嗓音
部落格
哥哥
創作

愛情和友誼

波赫士是個要我們多想友誼的人,他說:「我想友誼或許是生活的基本事實。正如阿多爾佛‧博埃‧卡薩里斯對我說過的那樣,友誼有優於愛情之處,因為它不需要任何證明。在愛情問題上,你老是為是否被愛而憂心忡忡,你總是處於悲哀、焦慮的狀態,而在友誼中則不必如此。你和一個朋友可以一年多不見面,他也許怠慢過你,他也許有過躲開你的企圖,但如果你是他的朋友,你知道他也就是你的朋友,你不必為友誼而操心。友誼一旦建立起來,它便一無所求,它就會發展下去。友誼有著某種魔力,某種符咒般的魔力。」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13) 我想借用友誼來看人與書的關係,來看閱讀,我以為這種情感方式是最貼切的,做為一個讀者,你和書之間是友誼,而不是愛上它。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15) 友誼是生活的基本事實,是自在的、用不著證明的,因此,友誼碰到最尷尬的狀態便是,有些人、尤其是有些太自大或太自卑的人,以及因為太自卑所以得把自己弄得更自大的人,總不智的用愛情的方式來猜想它甚至處理它,讓它變得戲劇性、變得不平等、變得斤斤計較而且時時擔心受怕,也因而,把愛情動輒而來的分手也一併帶了進來。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15-316) 有些我們年輕時某一刻喜歡的書,會十年廿年擺書架上積塵,再沒打開過任一回,彷彿像拋棄了它們似的,但我們不會憎恨它們,就算有點不堪回首的汗顏之感,也是對著彼時那個程度不佳的自己,跟書無關,書本身仍可以是溫暖的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17) 戀愛中人,有一種絕對已達折磨程度的大麻煩,那就是他總是被要求同時還不智的也要求對方得說出來。戀愛,在某個意義上,和多疑是完全可互換的同義詞,它永遠不信任可感覺到的,它只相信它可聽到的,彷彿人身上再不存在其他更精緻或至少不同方式、不同捕捉對象的感官似的,這真是糟糕,因此,我總想像戀愛之為物是Discovery頻道上像熱帶野兔一類的長一對大型耳朵的小動物,極度沒安全感,極度神經質到隨時準備落跑了事;而且,還不僅僅只相信聽到的,甚至還變本加厲只相信可證明的,正因為這樣,戀愛尤其到得今天才蔚為如此龐大一個工業體制,刺激景氣帶動繁榮和就業,不信你去查查光是一年兩天的中式西式情人節創造出多少商機就可一目了然。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20-321) 政治中人也學著竊占戀愛一詞,強要我們沒事得跟國家民族談戀愛,警覺些的人就知道慘了,接下來便是如翦徑盜匪般不是要錢就是要命,問題是強盜基本上容許你哭喪著臉甚至事後咒罵他或報警抓他,愛你的國家民族還要求你扮出笑臉,是你心甘情願。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22) 跟你的書保詩友誼就夠了,很多人也許不信,但友誼真的是比戀愛遠遠寬廣而且精緻的情感。它的寬廣和精緻是相互為用的,這是因為如本雅明講的,它基本上是在某種心智鬆懈的狀況下進行的,太過強烈的情感總同時是緊張的、偏執的、排他的,顏色上它趨向於大紅大綠的簡單分別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22) 閱讀者自身這麼清晰,另一端書的世界就黯淡下去了;閱讀者自己的身影如此巨大,又怎麼可能進得了事物細微的縫隙之中恢恢遊刃有餘?閱讀者只想找特定的一張臉、聽特定的一種聲音,他的耳朵就自動把其他所有的聲音給過濾掉、讓其他所有的有意思沒意思臉孔從他眼前略過──今天,我們經常會慨歎世界變得粗糙了,從抽象的事物到看得到的具體建物器皿甚麼的,可這不完全是事實,有很多東西其實仍是它原來的模樣,月亮仍舊準時昇起,竹子也仍然和蘇東坡看它時沒差別,葉慈的詩也和他寫成那會兒一字不易,甚至於,生物學家一定敢拍胸脯告訴你,就連我們的身體結構也沒改變,我們的每一種感官功能仍和三千年前乃至十萬年前一個樣,真正變粗糙的、其核心之處極可能是我們的心志、我們的情感方式。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23) 人看到的、感受到的永遠比我們可以說出來的要多很多,也精緻很多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25) 雅克‧盧梭在《論語言的起源》書中說:「對眼睛說話比對耳朵說話更有效。」所以我們才講所有的語言文字都是隱喻,更因此我們總是在我們愈熟稔、愈完整精密掌握某一物某一人時,我們會變得愈難開口說出它來,不是沒得講,而是你意識到不管怎麼說,你遺漏的東西總是比講出來的更多。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25) 惟有一個讀者可和書保持友誼,享受那些說出來寫出來的,還享受那些說不出來寫不出來的,他用心智閱讀,還可以用感受閱讀,沒有人逼他講出來,更沒有人逼他證明,他不必捨棄不必擱置更不必在尋思說理的過程中倒過頭來狐疑自己千真萬確的感受,他擁有書的全部,更好的是他還可以保有書的全部。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2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