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文怡——龜星人慢爬
關於部落格
文怡,史上爬格最慢的龜星人,歡迎陪我一起爬到天荒地老
  • 46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水耕種植器
海豚記事本
台灣
粵劇
斷捨離
Show
食肆
嫩模
格子襯衫
拼圖
智能手機
閱讀
性教育
教育制度
中醫
上司
嗓音
部落格
哥哥
創作

閱讀和書寫

書寫,尤其是在閱讀之後、因閱讀而興的書寫,對閱讀有著我不曉得是否僅此一種的積極意義,那就是思考,一種異乎尋常的、生活中再難以做到的最精純思考--在閱讀過程之中,當然還是有甚多東西得想的,但閱讀如流水有自身的節奏和行進路徑,往往並不方便喊暫停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30) 書寫是閱讀的暫時駐留,逼迫自己不分神的想下去,而書寫,寫過的人都知道,又是個帶點神秘性的極特別思考方式,我相信是人的高度專注、甚或是把自己逼到絕境所叫喚出來的奇特力量,它做的不僅僅是把你已知的、存在意識層面的蕪雜東西整理出秩序而已,它會帶來某些始料未及的新發現(多寡有運氣的成分),或者說把某些原來徘徊在意識底下的東西,如水落石出般上浮到意識層面來,把「不知道」的變成「知道」。這是書寫此一苦役過程最棒的報償。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30-331) 我始終對於所謂人要有一己「創見」這說法覺得怪怪的,很難單獨的、孤立的把它當一個人生目標。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32-333) 引述,除了美學考量,我以為還有一個意思的功能性著眼,那是做為一個讀者才曉得的。我個人的經驗,而且絕不會只是我個人的獨特經驗,一定是普遍性的,通常在我們順利打開某人寫的某本書之前,總是先三番兩次聽過他名字和這個書名,累積了一些相關的細碎訊息,尤其是在另外的書上或文章中讀到過並驚異過他的某一句或某一段神采奕奕話語,再再構成了美麗的誘惑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33) 書寫有時會讓人變得自大唯我,惟閱讀永遠讓你謙卑,不是克己復禮的道德性謙卑,而是你看見滄海之闊天地之奇油然而生的謙卑,不得不謙卑。也因此,閱讀和書寫的最終關係是,一個閱讀者不見得需要書寫,他大可讀得更快樂更自由,但一個書寫者卻不能不閱讀,這才救得了他。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34) 狩獵是極不穩定的食物供應方式,純粹以狩獵維生的大多數時間總是處於飢餓狀態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38) 閱讀意念的火花不定甚麼時間來,偏偏大多夢一般在夜闌人靜的孤獨時分找上你,卻往往無法延燒到明天日出之時,你要不要保護這珍貴的火種不滅呢?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39) 農耕時代,人們不再餓著肚子苦苦追逐並等待一隻大鹿三天二夜非君不吃;閱讀的農耕時代也是這樣子,我得貪婪的耕作採集,寧殺錯不放過的看到大約可以是自己食物的書就攫取購買,今天有事沒打算讀它,但誰曉得下星期下個月或明年某個晚上我會心血來潮想看呢?飢餓時時可能襲來,你得預先為它做準備。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39) 最想看的那幾本我留在旅行包裡,用卡爾維諾的話是,你攜帶著它,把它當成自己獨特的負擔,而且在旅行告終之前,甚為滿意的便已經讀完了它。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42) 愛默森講,書店(他原來講的是圖書館)是個魔法洞窟,裡面住滿了死人,是因為我們進去,才將他們從酣睡之中喚醒。我很喜歡這話裡面的時間感,豐碩、流動、多層面的疊合碰撞,但最終一切還是得堅定的回到我們活著的此時此刻來--購書乃至於再接著的閱讀一定是當下的,死者的復活也只能發生在當下。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46) 連鎖書店確實有其專業的要求和養成,但針對的不是書的內容,而是賣書行為,這兩樣不同的專業不可混為一談。細緻點來說,對賣書行為理解的尋求,儘管一開始必須仰賴對書內容的理解,但並不需要太多,很快到達一定程度之後,對書內容的更理解便成為多餘而且「不划算」了,兩者開始背反,愈是專業的掌握賣書技藝,愈會妨礙對書的內容的真正理解,反之亦然。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48) 書籍正是我們人世間可能性的最大收存倉庫、最重要的集散地,書籍以它的輕靈(三、四百克重)、廉價(兩三百塊錢價格)、可親的裝載形式,把人類數千年來思維可及的一切可能性,守財奴般幾近不遺漏的撿拾保存下來,是完整可能性的擁有,方讓波赫士樂觀,讓我們面向茫茫未來可精神抖擻得起來。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49-350) 讓書籍和閱讀的世界,如漢娜‧鄂蘭談本雅明時說的,總是在最邊緣最異質的人身上,才得到自身最清晰的印記。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56) 人類發明了文字,懂得寫成並印製成書籍,我們便不再徒然無策的只受時間的擺弄宰制,我們甚至可以局部的、甚富意義的擊敗時間。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57) 書籍,確實是人類所成功擁有最好的記憶存留形式,記憶從此可置放於我們的身體之外,不隨我們肉身朽壞。 唐諾《閱讀的故事》(頁35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