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文怡——龜星人慢爬
關於部落格
文怡,史上爬格最慢的龜星人,歡迎陪我一起爬到天荒地老
  • 466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個性
中共
氣炸鍋
半自動義式咖啡機
客房
生活規律
麵包機
修心
卡路里
肌肉
閱讀
瑜伽
運動
香港
反送中
熬夜
消費
現實
斷捨離
台灣

異類

不論一個人擁有多少,最終都是要孤獨離開的。 幾米《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01)〈Mr. Wing〉 挫折時,我喜歡讀幾米的書,它們提醒我:人是善良的。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06)王文華〈我們都是好人〉 自由,本是快樂的捷徑。但真正得到了,多少人能承擔得起?自由過了保鮮期,會發酵寂寞。翅膀失去了玩具的新奇,慢慢變成枷鎖。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07)王文華〈我們都是好人〉 好人的迷惑總是比較多。我沒有答案,所以只能借用司機的名言: 「要加油喔!」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07)王文華〈我們都是好人〉 楊乃文的「貝阿提絲」則是一股暗流的陰性力量,她是夢也是現實,她是信念也是預言。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08)〈關於自由,魚跟鳥的對話──《幸運兒》音樂劇〉 表演面對生命不停咀嚼不停咀嚼的細節。整個又反過來,對照著細節的失落的種種,幾米的繪本卻又是如此看似雲淡風輕、但實則讓人反覆反覆再反覆地去玩味每一個構圖,每一個角色,每一句幽默文藝腔的註腳……我們難道註定背負各自的原罪,卻還膽敢抬起腳,往線的另一邊踏過去──跨界……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10)黎煥雄〈大步一跨,已是深淵〉 不要用一個時間緊迫的形式去論釋一個時間自由的作品,我了解了我的朋友繪本作品得天獨厚的不僅是風格、是巧妙適切的天真與滄桑,他另外還騎馬(起碼)超越了時間的偉大規格,當然,所有繪畫,所有翻動紙頁的閱讀也都是如此的,但是連篇、清淡敘事,顏色,構圖,彷彿又比別人更多更多反覆反覆、往回跳頁、從中間看起、跨頁看、正看反看……等等等等許多自由。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12)黎煥雄〈大步一跨,已是深淵〉 有些作品的主角,早已以各種不同的面貌變身,頻頻向我召喚,不管經過多少年,我終究是要真誠地面對它們的。 幾米《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16)〈The Blue Stone〉 畫一本書時,發想時最愉快,天馬行空,,為所欲為。畫草圖時很自由,隨興所至,掌控一切。但是真正開始進入創作時,就變得又麻煩又辛苦,因為那是紮紮實實的工作,無所逃遁,就像工人做工,唯有埋頭苦幹,別無他法。 幾米《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20)〈The Blue Stone〉 經過這麼多年,我也漸漸學習享受這種創作的折磨,不經過這樣的焦慮苦惱,彷彿磨不出東西來。只是,每一次要開始工作,心裡就一陣拉扯,常常藉故又溜去想別的好玩的故事,做一個瀟灑的夢想家,不想變成一個孤寂的工匠。 幾米《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20)〈The Blue Stone〉 創作像一趟旅程。最後抵達的終點,未必是當初設想的目的地。 幾米《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22)〈The Blue Stone〉 說穿了,主題、角色和故事,其實都是臨時演員,幾米筆下的主角,始終只有一個,那就是「生命」。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24)徐開塵〈生命是幾米筆下的主角〉 「看不見的,是不是就等於不存在?記住的,是不是永遠不會消失?」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24)徐開塵〈生命是幾米筆下的主角〉 閱讀他的作品,讀者沒有被刺探隱私的怨懟,反而因為被理解,凝聚出更大的共鳴。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25)徐開塵〈生命是幾米筆下的主角〉 「世界正在用一種神秘的方式,處理每個人的悲哀。」他想強調在光明燦爛的背後,也有黑暗悲傷的一面:看似不幸,卻又隱藏幸福的可能。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25)徐開塵〈生命是幾米筆下的主角〉 我寧願相信幾米的心中始終住著一個小孩。當他創作時,那個小孩自然在他筆下顯影,在每個故事裡串場,是旁觀者,也是當事人。孩子的純真無邪,讓他們相信傷心失望過去,就會有美好的事情等待在前面。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25)徐開塵〈生命是幾米筆下的主角〉 閱讀幾米的作品,有三種方式。可以先讀圖像,也可以先讀文字,然後圖文合在一起閱讀。這樣一層層去領會,一如他探索生命的旅程,漸渖往深處行去,你也會相信他所相信的──即使是一絲希望的光芒,也可以照亮整個宇宙的黑暗。這也正是他的作品魅力所在。 《幾米故事的開始》(頁125)徐開塵〈生命是幾米筆下的主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